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最新资讯
中威工贸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楚烽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光大货运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光大货运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贸易便利化协议再搁浅 WTO信誉遭打击
 

继去年12月在巴厘岛会议上达成历史性贸易便利化协议(TFA)后,世界贸易组织(WTO)推动该协议纳入多边贸易体制的努力在今年夏天抱憾触礁。成员间持续至7月31日深夜的谈判最后无果而终,印度等国的突然反对,令有关该协议的议定书未能在最后期限内通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一挫折可能损害到各方为重启多边贸易谈判所做的努力,并打击外界对WTO作为多边贸易谈判平台的信心。
   
去年年底,WTO第九届部长级会议达成WTO成立以来首份多边贸易协定,这份“巴厘一揽子协议”也被称为多哈回合谈判的“早期收获”,包括10份文件,主要涉及贸易便利化、农业、发展等方面的议题。其中,在贸易便利化方面,协议决定尽力建立“单一窗口”以简化海关及口岸通关程序,并尽快成立筹备委员会,就协定文本进行法律审查。据估算,该协定将为全球经济增加1万亿美元,并创造2100万个就业岗位。根据该协定,贸易便利化实施的第一阶段定于今年7月31日截止,各成员需要根据共识作出抉择,在此期限前通过“加入议定书”的部分。
   
原本这只被看作一个会顺利走完的例行程序:WTO的160个成员在日内瓦总部开会,并举手通过。但是,事与愿违,印度、古巴、玻利维亚、阿根廷和南非等WTO成员在截止日期前突然“反水”,反对通过贸易便利化协议,借此表示对“粮食安全”议题谈判进展的不满。
   
根据WTO相关农业协议,一国政府以行政价格购买农产品数量必须有一定的上限。但是,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大国,农业人口巨大,农业现代化的步伐较慢。出于国内粮食储备的需要,印度政府每年会投入数百亿美元进行粮食收购,再以低廉的价格补贴全国近2/3的人口。
   
而WTO在去年12月的“巴厘一揽子协议”中达成的共识是,在今后4年内,即2017年前,世贸成员不对此种政府的粮食收购提起争端诉讼,同时找到永久性解决办法。可是,半年过后,印度大选,政府换届,新总理莫迪上台。印度认为其自身的核心利益被WTO搁置,对“巴厘一揽子协议”的态度也随之发生强硬变化。印度方面认为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讨论这一上限的标准。
   
印度商业和工业部部长尼尔马拉在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表示,印度不想等到2017年才来商定解决粮食安全问题的“永久解决方案”,而是需要就相关粮食储备和粮食补贴项目等未解决的问题立即举行密集协商与谈判。
虽然印度关于粮食问题的上述立场与贸易便利化协议并非直接相关,但是,正如印尼科学院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斯瓦格所说,WTO的决策机制基于共识,这意味着即便只有一个国家对一个技术细节持异议,整份一揽子协定便无法签署。
   
所以,印度等国的改弦易张使得贸易便利化协议未能如期生效,也招致美国、日本、挪威等发达国家,以及马来西亚、墨西哥、泰国等发展中国家的猛烈批评。这些WTO成员发表公开声明,指责印度不顾巴厘岛会议已经达成的共识,出尔反尔。
   
欧盟警告称,若协定不能在7月31日启动,将会丧失大量促进贸易增长的机会,降低世贸组织的信任度,而且该组织在面临经济危机时应对保护主义防火墙的功能也将遭到破坏。
   
美国驻WTO大使庞克发言指出,“巴厘一揽子协议”遭遇此种困境“极其令人失望”,“如果该协定不能执行,这对世贸组织的可信度无异于一记迎头重击。”
   
很多发展中国家成员也指出,如果“巴厘一揽子协议”无法生效,那么就不会再有后巴厘(时代)。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WTO无法确保成员履行已经做出的承诺,同时无法确保多边贸易体制和规则不断发展和进步,那么,越来越多的贸易将会在区域贸易协议的框架下流通,WTO将很难继续有效推动主要经济体重返多边谈判主渠道,世贸组织在全球多边贸易体系中的地位将进一步被“边缘化”,国际社会将更加失去对全球多边贸易体系的信心。
   
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也在7月31日发表声明说:“现在,世贸组织的工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我感到这一阶段充满了不确定性。”他强调说,没有通过贸易便利化协议相关议定书不仅仅是一次可以被忽略或被纳入新时间表的延误,而是可能会对世贸组织各领域的工作均造成影响,从而产生严重后果。阿泽维多称,巴厘岛会议是恢复世贸组织谈判功能活力的重要节点,而现在,他对此深表担忧。他要求各方接下来仔细思考此次挫败所酿成的后果,并思考下一步做出何种努力,以作补救。
   
分析人士称,目前正处于夏休季,有关补救谈判预计要等到9月份才会真正启动,届时,世贸组织又将面临一个多事之秋。

技术支持:丹东新思维网络